音樂治療 - 國際音樂治療中心(IMTC)
ARTICLES
文章分享

SEN父母的感受~齊來為他們打氣!!

診斷來的一刻

插圖: Tina Ko

插圖: Tina Ko

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,但不是每種特性都容易為人接受。

如果評估報告説了爸爸媽媽不願意知道的事,你願意抖擻精神,跟孩子走一場成長路上的障礙賽嗎?

「當我看到自閉症三個字,和它描述的徵狀……哦,原來都符合文茵的狀況。那一刻我只能問為什麼,為什麼是她?為什麼是我?」

「死啦,我懷着他的時候做了什麼?第一時間一定埋怨自己……」

「我腦海裡的自閉症小朋友,不會跟别人溝通,完全沒交流……第二份報告還加了AD/HD……究竟怎麼辦?」

三位家有特殊教育需要(SEN)孩子的媽媽,講述收到評估報告一刻的心情 — 困惑、不忿、自責、把前景災難化。而她們不是特例。衞生署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常常有這樣的父母,他們忐忑地拖着小手接受評估,沒想到迎來大堆似懂非懂的字詞,徬徨失措,孩子的未來就此蓋印了嗎?

攝影師:Johnny Liu

攝影師:Johnny Liu

「還記得你二年級的成績表嗎?它現在對你來說有多重要?人生有很多成績表,這評估報告只是其一,沒必要視之為世界末日。」參與評估的衞生署臨床心理學家曾綺霞博士,總愛如此扶起黑暗中的爸媽。

每個人都有強項,即使有發展障礙的孩子亦然。這是曾綺霞在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這工作崗位上,竭力要傳遞給爸媽們的訊息。她記得一位媽媽曾在中心猛搖頭,說根本沒看見孩子任何優點。媽媽眼中的小不點,一無是處。

曾綺霞耐心的跟那媽媽說:「是的,如果你把期望放得高,可能就比較難看到孩子的優點了。噢!原來他也懂得關心你,你身體不適時,他會努力收細聲浪,不打擾你休息。這些優點,你看得見嗎?」

即使看得見,但為什麼我的孩子跟別人的不同?這仍是很多爸媽的心結。

「爸媽總愛問我們為什麼,為什麼我的兒子會如此?我通常會反問爸媽,為什麼你不問我,為什麼他智力正常?為什麼他可以過目不忘?又為什麼他砌積木如此厲害?」被反問的爸媽,常常忍不住笑了。

曾綺霞説:「我們總是把孩子的優點視為理所當然,只著眼於他的缺損。」

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兒科專科醫生林麗娜觀察,對很多爸媽來說,最困擾的地方確是不明白孩子為何跟別的孩子不一樣。所以,醫生或臨床心理學家向爸媽講述評估報告時,會清楚說明孩子日常生活中某些令人難以接受的行為,原來由哪些徵狀導致。

「知道孩子的不尋常原來是可以解釋的,對爸媽來說非常重要,因為只有理解,才能體諒,才會包容,親子關係放輕鬆,才能繼續接下來的連串治療及訓練。」

這也是為什麼,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陳國齡醫生治療SEN孩子時,往往同時努力在家長身上「下藥」。她多年觀察,發現發展得最好、最少被徵狀影響的孩子,背後往往有一個最能接受孩子、最會爭取資源的家長。「拒絕接受現實,對孩子的障礙羞於啟齒的家長,是無法打勝仗的。」

外國有不少追蹤研究,探索影響SEN孩子發展最重要的因素。曾綺霞如此歸納:「第一是小朋友的智力,IQ比較高的,更容易掌握方法幫助自己跨過障礙。第二是家長接受及家庭環境,如家長真心接受孩子的限制,家庭合力支撐孩子走這條路,孩子的發展障礙相對較少影響他的成長。第三才是有沒有合適的治療與訓練。」

正如受訪的SEN家長也說,薄薄一紙評估報告,不如視為温馨提示,給你看清孩子的強弱,集結力量,好好陪伴孩子走上這場障礙賽。

「這份評估報告是family裏的new page (新一頁),比結婚證書更重要,正正考驗兩夫婦有多愛對方,多願意為家庭付出。」家有自閉症女兒的鄭太説。

 

 

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

目前全港中、小學及幼稚園有逾六萬名有特殊教育需要(SEN)的學生,彷彿「梗有一個喺左近」。父母是孩子最重要的支柱,更是整場成長障礙賽的起點。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與扶貧委員會合作推出新網站《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》,一連四期每月為SEN孩子的家庭打氣,同時希望更多人看懂SEN的世界。

第一期專題,我們從父母收到評估報告一刻説起,解讀報告,整頓心情,在成長的障礙賽上開步。如果了解更多評估報告的資訊,以及更多同路人的家庭故事,請按這裡https://www.sen.org.hk/
 

 文章來源:Thestandnews.com

http://thestandnews.com/society/%E8%A8%BA%E6%96%B7%E4%BE%86%E7%9A%84%E4%B8%80%E5%88%BB/

《失智症》人老就會「老番癲」?失智症與老化不同 千萬別輕忽!

《失智症》人老就會「老番癲」?失智症與老化不同 千萬別輕忽!
圖片說明「失智症」與「老化」的區別
「雖然目前多數失智症都無法靠藥物根治,但臨床經驗證實,一些非藥物的治療,例如......音樂治療......不斷提醒患者日常生活中常見人事物的名稱及功能,也有助減緩其認知功能的退化。」

資料來源:美國及台灣失智症協會
文章來源—閱讀更多:http://www.storm.mg/article/177806

音樂可以治療大腦疾病?

音樂不僅能影響我們的情緒,使我們開心、感動或悲傷,它還可以在我們患病時幫助我們,對我們的健康有積極的影響。事實上,我們對音樂的力量了解得越多,就會發現它有更多的應用。  有一種特殊的職業,叫做音樂治療師。它最先在歐美興起,誕生了世界上第一批音樂治療師,迄今為止全世界已有45個國家150所大學開設了音樂治療專業。在已開發國家,音樂治療已形成了一種社會職業。在中國,也有少數機構能提供音樂治療。  研究發現,音樂療法確實可以幫助飽受各種困擾——從有學習障礙、精神分裂症到老年痴呆症的病人。例

關於音樂的力量,也許大家最熟悉的看法是,聽莫扎特的音樂(古典音樂)可能對大腦有好處。聽古典音樂或任何種類的音樂,在認知上確實有可量化的影響,然而,無論是解謎題,還是體育、繪畫等活動,其實對人們的大腦都有影響。那麼音樂又有什麼特別之處呢?

多年來的研究顯示,似乎沒有任何一種東西可以媲美音樂,能從結構、化學物質上有力地改變著你的大腦。比方說,處於大腦最外層、含有傳遞信號的神經突觸的灰質,以及連接左右兩側大腦半球的橫行神經纖維束——胼胝體,在音樂訓練後會增厚。又比如說大腦半球後方皺皺的小腦,在人體平衡、運動協調和肌肉活動中至關重要,人喝醉酒時走路晃晃悠悠,就是因為酒精麻痹了小腦,而研究發現,鋼琴家的小腦比普通人的要大。

另外,核磁共振掃描和腦電圖記錄顯示,當人們玩音樂或者只是聽音樂時,大腦的每個區域幾乎都參與了音樂過程,從頂部到底部,從正面到背面。音樂能參與大腦的許多區域,無論是舊區還是新區,這似乎暗示著在人類進化過程中,音樂可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。

 

音樂幫助說話

全世界每年有1500萬人遭受中風,而言語困難是最常見的後遺症之一,那些中風後不能說話或者發音有障礙的人,不但要忍受病痛的折磨,還會感到非常孤獨和沮喪。

早在1940年,治療師就想到了音樂療法,用旋律和歌聲幫助中風患者恢復說話能力。最初的想法,來自於人們考慮到每一種文化背後,年幼的孩子都是通過學習「媽媽語」(家長與孩子交談時所用的淺顯易懂的語言)和兒時歌謠,來獲得言語技能。種種跡象表明,音樂與說話之間的關係非同尋常。

上世紀70年代,神經科學家推斷,中風會損害了大腦左半球區域,該區域對語言的形成至關重要,尤其是布羅卡區,而藉由音樂訓練,能使完好的右半球代替左半球的功能,承擔說話發音的任務。

自那時以來,無數的研究證明,音樂可以幫助恢復發音。最引人注目的例子可能是美國國會女議員加布里埃爾·吉佛茲,2011年她的頭部遭到槍擊受了重傷,她很幸運地活下來了,卻喪失了一些基本能力,之後她用音樂療法來協助她重獲讀、寫、說的能力。

2008年,科學家研究了54例腦中風患者,發現相比於有聲圖書,給他們播放音樂錄音,能更好地改善患者的說話能力。說明了在說話康復上,音樂輔助比語言輔助更好。而且在六個月的治療後,通過對中風患者的磁共振成像,科學家在患者的多個腦結構中,看到明顯的變化。

除此之外,音樂還可以用來幫助那些在陌生地方就會「暫時失語」的人,比如說雷特氏綜合症患者,他們會因突發而急促的肌肉抽動,突然出現聲音抽動或爆破樣發聲等失語現象,這是一種很嚴重的病症。因為他們無法表達出來,旁人很難理解他們可能的想法和感受,但音樂治療師發現,在音樂刺激下,雷特氏綜合症患者的腦幹明顯出現放鬆或興奮的反應,從而慢慢恢復語言的能力。

帕金森病人的節奏

帕金森是常見於老年人的神經系統性疾病,帶來的問題是靜止性顫抖和運動遲緩。當你在大街上看到一個手不住震顫、行走困難的老人家,那他可能就是患了帕金森症。現在某些藥物可以幫助病人減少震顫,但在重獲行走能力方面,卻收效甚微,而音樂治療在這兩方面都獲得成效。

科學家表示,用音樂節拍器和打擊樂器,可類比於士兵們踩著有節奏的鼓點走路,帕金森病人可以在音樂節奏的幫助下,改善他們的步態,使其可以更容易地學習走路。

此外,在語言表達上,音樂治療也可以幫助他們改善。例如,給帕金森患者「聽覺提示訓練」,可大大提高他們的感知和說話能力。

音樂有助於帕金森患者的機制,是在大腦的一個區域被稱為伏隔核,這裡能釋放多巴胺,這種與快感相關的神經遞質,它對藥物等化學刺激物有響應。

帕金森症的特點是大腦結構之間的連接——基底節和其他區域因缺乏多巴胺而受到損傷。因此,如果音樂可以觸發多巴胺的釋放,對治療的確是有幫助的。

痴呆老人的音樂記憶

在老年人的疾病中,沒有哪種能比老年痴呆症(阿爾茨海默症)更孤獨了:記憶力喪失,遺忘親人和自己的身份也漸漸忘記。截止2010年,中國已有超過920萬人受到老年痴呆的影響,很多老年人深受其害。

目前還沒有完全根治老年痴呆症的良方,但我們可以需要努力使患者的生活變得不那麼艱難。除了藥片和營養品,還有音樂也能緩解老年痴呆帶來的抑鬱和焦慮等症狀。

在我們的記憶深處,某些音樂可以說是根深蒂固,最近的神經學研究已經證實了,晚期痴呆症患者,甚至已經記不得他們孩子的名字時,卻還可以回憶起童年時期的歌詞。

有研究發現,長期提供現場音樂表演,能喚醒養老院裡老年痴呆症患者的記憶,記起自己的配偶,使他們重新成為親密的老夫婦,而不只是簡單的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關係。在美國一家療養院裡,瓊斯·瑪麗恩表示,她的丈夫有嚴重的老年痴呆症,但在演唱團里唱歌時,她的丈夫臉上就充滿微笑,並且能認出妻子。

沒有什麼東西能像音樂這樣能調動我們大腦的全部區域,能喚醒大腦沉睡的神經,幫助我們治療腦部創傷。音樂,是我們大腦的真正良伴。

 



原文網址:https://read01.com/NkgR4z.html

 

歌曲和音樂激發催產素 療癒人心效果佳

健康醫療網/記者張芷昀報導
歌曲和音樂激發催產素 療癒人心效果佳
 
根據一篇發表於〈英國精神醫學期刊〉的研究指出,音樂治療有助改善憂鬱症狀,至少能維持 短期的效果。研究者以79位18-50歲被診斷有憂鬱症者為對象,隨機分配至常規治療組及常規治療合併音樂治療組,研究進行三個月。結果發現,接受合併治 療的受試者在憂鬱緩解、焦慮症狀緩解以及一般功能改善分數上皆高於常規治療組,且其參與治療的出席率較高。研究者認為,憂鬱症治療除了常見的藥物和心理諮 商外,音樂治療合併常規治療有助緩解憂鬱症狀,亦為治療憂鬱症的另一項選擇。
 
搭配不同歌單 流行音樂亦可調節情緒
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暨學生輔導中心助理教授韓德彥表示,一般民眾除了聽古典音樂, 其實藉由流行音樂亦可達到紓解情緒的效果,他建議民眾平日多收藏自己喜歡的歌曲、不斷學習新曲拓展歌單,在不同生活情境下即可選擇合適的歌曲來抒發情緒。 他表示,通常正向歌詞與優美旋律可以讓人心情變好,例如庾澄慶的「快樂頌」可帶出輕鬆歡樂的心情;周華健的「朋友」則讓人更珍惜友情的可貴;江蕙的「家 後」流露出白頭到老的溫暖;葉啟田的「愛拼才會贏」引發激勵振奮的狀態。但其實也可以透過憂傷小調,與聽者產生共鳴的歌曲也能紓解內心深處的傷痛,例如蕭 煌奇的你是我的眼帶領無望者看到不同的生命面貌;林良樂的「溫柔的慈悲」唱出了憂鬱者無止境的哀傷;蔡淳佳的陪我看日出娓娓道出內心恆久的思念;阿吉仔命運的吉他則喊出深沉的哀痛與無奈。
 
音樂還能轉移注意力 增進互信與情感連結
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中心主任葉雅馨表示,歡慶的場合如果配上沉重的音樂,被慶祝的事情可 能會變得索然無味;快餐店會放些快節奏的音樂讓翻桌率增加、唱軍歌壯膽或鼓舞士氣…都是音樂和情緒之間的關聯。聆聽和唱歌都會增加唾液中的免疫球蛋白A並 產生催產素,這就是音樂在人體的作用,因為催產素有廣泛的影響力,包括增進人際互信、母子間的依附行為及許多情感的連結,而且反覆聽音樂也是轉移注意力的 一種好方法。如果個性害羞,不好意思在大眾面前唱歌,可以找個私人空間像是家中、洗澡時、騎腳踏車時…等。所以心情不好時來聽音樂、哼歌吧!
 
 
 

原文:健康醫療網

http://www.healthnews.com.tw/news/article/26272/?act=

 

音樂的力量喚醒腦退化症的父親

認知障礙症,又稱腦退化症。成因是由於大腦神經細胞病變,引致大腦功能逐漸衰退,使患者的記憶、理解、語言、學習、計算和判斷能力受到影響,性格和 行為等方面亦可能有所改變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患病的機會率亦會相對提高。最常見的是阿茲海默氏症(Alzheimer's Disease),患者的腦部功能衰退為漸進式。另一種是血管性認知障礙症(Vascular Dementia),患者的腦部功能衰退為梯級式。

音樂治療的方法 (例如)

1) 歌曲懷緬
透過唱喜歡的舊歌,勾起記憶中的人和事,可幫助回復記憶。回憶當中透過音樂舒發自己的感受,重整自我價值。

2) 現實導向
音樂亦可融入現實導向中,透過歌曲加強長者現實認知的概念,掌握時間、地方等日常所需的資料信息,減少長者的混亂感覺

音樂治療對認知障礙症人士的好處:

1) 減低焦慮程度
2) 正面互動交流
3) 提升認知能力
4) 非言語介入
5) 非藥物治療

Video link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resslogic.popfeed/videos/363105757411531/